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情感

一到每年的文学奖颁奖

来源:广州星座网 时间:2020年01月22日

  一到每年的文学奖颁奖,中国人就集体痛经,中国作家开始呓语连连,张一一先生不由纳了闷了,文学奖真有那么值得关注吗?

  首先,诺贝尔只是一个化学家或者说发明家,而不是作家和诗人,他并没有写出什么有说服力的文学作品。所以,从本质上来说,以诺贝尔这样一个“外行”命名的文学奖,压根就没有资格成为“世界文学最高奖”,如果是以屈原、但丁、哥白尼、莎士比亚这公认的“世界四大文化名人”命名的文学奖,显然才更具公信力。

  其次,诺贝尔遗嘱中将诺贝尔文学奖“应授予在文学领域里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最优秀作品的人”,这一遗嘱本身就过于粗略,很不严密。对于“理想倾向”的界定,多年以来就一直争议,而且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最优秀作品”到底如何评判呢?1989年,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居连斯登教授和仅有的两位女评委之一艾克曼退出诺贝尔文学奖评选;2005年,另一位评委安德隆教授也以差不多的原因退出;这便间接证明了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出来的“最优秀作品”并不具备绝对的说服力。

  再次,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机构“瑞典学院”(The Swedish Academy)的基本任务其实并不限于文学,其最初的重点甚至不在文学而在语言,主要是为了瑞典语言的“纯洁,活力和庄严”,后来才被约定俗成汉译为“瑞典文学院”;瑞典文学院院士由瑞典国王委派,以前多为瑞典本国的议员、主教、语言学家等,近年来作家和学者的比重才有所增加,而院士们的平均年龄竟高达近80岁,这些评委是否能与时俱进就很值得商榷,这也似可间接证明这一评选机构的局限性;而且瑞典不过是一个面积不到45万平方公里,人口不足1000万的弹丸小国,其评委们是否具备广阔的国际视野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其本身也都值得怀疑。

  然后,诺贝尔文学奖评奖委员会对社会主义国家文学貌似一直“不怀好意”,从前苏联的帕斯捷尔纳克到法籍华人高行健的相继获奖,瑞典文学院青睐的往往是些“东方主义的离经叛道者”;再鉴于诺贝尔奖多年来对我们国家的一再挑衅(主要表现在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和提名上),我们每个中国人完全有理由集体抵制诺贝尔文学奖乃至全部的诺贝尔奖项。

  最后,从策略上讲,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上赶着去关注、去追逐、去迎合一个目前压根就不可能颁给我国的这样一个“世界最高奖”,这好比一个虽美艳但怎么也不会和你上床的姑娘,为什么要去浪费宝贵的时间呢?做好自己、自强自立,才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鉴于是,张一一先生郑重呼吁,每个中国人捐出一元钱设立屈原文学奖或者孔子文学奖,我们不但要奖金额是全世界最高,而且还要跳出诺贝尔文学院评奖委员会狭隘的一国范畴,聘请世界各国最优秀的作家和学者作为评委,到那时,让狗日的诺奖在那一角落里伤风地失落去吧!

  (编辑:邵钰杰)

婴儿发烧物理降温五种方法
张家口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小孩子夜间咳嗽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
广州星座网